媒体报道

奢侈品越来越奢侈:手表价值千万 83万一部手机

《羊城晚报》 2010年01月23日
记者:孙晶

在金融危机使欧美日奢华品牌需求普遍萎缩时,中国奢华品市场却依然向好。贝恩咨询公司日前发布的《2009年中国奢侈品市场研究报告》中称,在经济环境如此恶劣的2009年,中国奢侈品市场仍然增长了近12%,达到96亿美元,占全球市场份额的27.5%;预计未来5年,中国奢侈品市场将会达到146亿美元,占据全球奢侈品消费额的首位。记者发现,就在中国消费最强的前三位城市之一的广州,许多号称最贵的产品销售情况也非常突出,从另一方面印证了中国奢侈品消费的火爆。

1031万元一块手表

1031万元可以在广州买一套高级的房产,不过,这也就是一块手表的价钱。

记者了解到,在广州友谊伯爵手表专卖店内刚刚举办的一个手表巡回展示上,一款白金镶钻的手表标价10316800元。据该品牌的销售人员介绍,伯爵手表在广州的销售不错,最近刚刚卖出了几块八九十万元的手表,购买者对于镶钻的珠宝手表非常青睐。

一位喜欢购买名贵手表的广州老板向记者显示了他收藏的七八块名贵手表,从几十万元一块到几百万元元一块。“还有不少已经送人了。”他告诉记者,一般只会挑选自己喜欢的两个品牌的手表,看中的是手表的保值和独特的设计。

根据最新的一项对于中国富豪的消费倾向调查,在手表和珠宝方面,男性富豪喜欢伯爵(Piaget)。据伯爵方面介绍,过去4年内,伯爵在中国的销售额翻了4番。目前,伯爵在华人市场的销售额已经超过了全球份额的14%。

富豪的追捧为奢侈品生产商带来了丰厚的利润。最新的数据显示,伯爵珠宝和卡地亚钟表扣除汇率影响外,去年三财季收入攀升了7%。而15位分析师此前预测的是增长1.5%。

瑞士奢侈品巨擎、全球最大珠宝生产商历峰集团(Cie Financiere Richemont SA)表示,随着富人在卡地亚(Cartie)项链和万国(IWC)表方面的支出增加,集团销售额恢复增长。同时,历峰集团在珠宝行业的最大竞争对手蒂凡尼(Tiffany & Co.)在1月12日上调了全年盈利预期,并表示2009年的最后两个月中销售额增长了17%。

147万元一个包

在广州顶级商圈环市东路的丽柏广场,Hermès的品牌专卖店里看似顾客并不多,可是,其销售额却高得惊人。“我们刚卖掉一个130多万元的镶钻BIRKIN包,是鳄鱼皮制作的。”销售人员表示,目前店里还有一款147万元的包,已经有VIP顾客订下。“这些贵价包只销售给VIP顾客,不放在柜台展示。”

一位Hermès的追逐者告诉记者,Hermès有一长串的等候名单,因为每只包都是师傅们手工制作的,一个皮包的完成时间为3个月,所以,通常在订购后,要6个月到1年后才能取到货。

广州毗邻香港,同样的款式价格要便宜十多万元,消费者这么不懂计数吗?“很多人购买奢侈品是冲动型消费,有些人根本不在乎价钱,有些人是因为急着要送礼,不得不在本地买。”有知情人士表示。

83万元一部手机

83万元的手机拿在手上,绝对是身份的象征。记者从广州友谊商店的伟图专柜发现,该品牌的贵价手机受到广州富豪的欢迎。“一般25万元以下的手机在广州好销,25万元以上的手机在北方市场特别热。”该品牌的销售人员表示。目前,这款新推出的83万元的钻石手机必须预订才能拿到货。记者见到,该款手机的每个按键都是钻石制作的。

据悉,这款名为伟图的手机产自英国,伟图手机公司是世界著名手机品牌诺基亚的子公司。据介绍,该品牌主要针对高端消费者,每款伟图手机的价格最高200多万元,最低也要几万元。在广州友谊商店的销售每年都有两位数的增长。

伟图品牌的负责人表示,手机主要贵在材质、设计和手工方面。材质不仅仅有高科技陶瓷,还有贵金属系列。而手机的贵金属系列不仅仅是面部的,前部的,还包括按键,包括背部的金属壳。记者向一位购买了伟图手机的企业家了解,他表示,“买它就是一种身份的象征吧,在欧洲也是有钱的人才用这种手机。”

2.3万元的精华素

在喜欢自然的广州市场,有一个奇特的现象,就是化妆品销售远不如护肤品的销售理想。由于天气的原因,有钱的广州人更愿意将钱花到养护自己的皮肤方面。

记者从广州友谊了解到,去年刚刚进入友谊的瑞士护肤品品牌la prairie的一款最贵的面霜,每50毫升需要1万元,有一天竟然卖出了6瓶。而美国品牌LA MER最新推出的2.3万元的精华素也受到了该品牌VIP的追捧,需要预订才能拿到货。

高档护肤品在广州消费市场不断攀升,有爱美的女士对记者表示,现在用惯了好的护肤品,没办法停下来,不得不减少其他的开支。

一位高端护肤品中国区总监表示,现在看来,广州人对奢侈护肤品的消费力其实还是非常强的。因为对于真正具有消费能力的顾客而言,他们对价格的敏感度不会太强,不会在乎价格上的一些差异。相反,他们会更看重服务和购物的便利性。这一点,无论是北京、上海,还是广州,都是一样的。

来源:《羊城晚报》